落摇筝

写的都是辣鸡玩意求轻喷/划重点!!
哭唧唧的求评论小蓝手小红心
柳七长吉的小迷妹
仪吹,杂食,本命cp薛瑶
主吃追仪,涣湛,轼辙,元白
羡澄,忘羡偶尔看
最近痴迷史向cp
学生党+灵感说不准+卡文+懒癌晚期
=不定时更新
坑多填少(不是)
感谢小可爱们能看到这里!/鞠躬

【魔道乙女向·校运会】

※仪我/澄我/涣我
※OOC预警,我不确定有没有OOC,还是预警一下叭,怕被打
羡我,叽我,薛我,追我可能会写叭,可能

『跳远』仪我
快到你上场了,你看着前面越来越少的人,心里紧张的不行,攥着衣角不住的揉捏,手心的汗浸湿了一小块衣角。

蓝景仪看你这么紧张,指着你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笑边道:“原来你也会紧张?看你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你瞪了他一眼,道:“我怎么就不能紧张了,我还怀疑我有个假男朋友,女朋友要上场了别的男票都是各种安慰各种奖励,而你,竟然在笑!”你用眼神控诉着他。

蓝景仪正色起来,收起他那浮夸的表情,凑近你耳边,用他那活泼,听着正能量满满的少年音道:“别紧张,我会在你身后为你加油的,记住,我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他温热的呼吸喷在你耳旁,引起一阵战栗。蓝景仪看着你微微颤抖的身躯,眼中含满了笑意,道:“怎么?被我感动哭了?”他还贱兮兮假哭起来,你瞬间黑了脸,果然蓝景仪还是蓝景仪,差点信了他的邪,以为他真的转了性子。

他捏了捏你的脸,道:“加油!”
看着眼前笑容灿烂,如同太阳一样耀眼的少年,你点了点头,心中忍不住尖叫起来,啊这么好看阳光的少年是我的男朋友!真好。

『一百米』澄我
你坐在座位上,一手托脸,等着老师的叫名。
旁边的江澄冷着脸对你说:“拿不到第一别回来见我!”声音严厉的可止小儿夜啼。你有点紧张,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师叫你上场了,你走到跑道上,做出准备姿势,江澄原本正站在旁边看你会不会给他丢脸,这时突然冲了上来,不顾老师的怒吼,故作冷淡的说了一句:“算了,尽力就好。”说完还嫌弃的看了你一眼。

你听出冷淡表象下的怜惜,笑了,他果然还是不舍得给你太大压力。你看到老师已经跑过来要把江澄拉开,赶紧把他推出跑道。知道他脸皮薄,只用口型对他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你还是关心我的。
你甚至已经想到他嘴硬的说,谁关心你了,别自作多情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八百米』涣我
还有一百米,可你已经脱力了,速度慢了下来,你甚至想不管不顾慢慢走到终点。这时,在终点等你的蓝涣突然对你温柔的笑了,他因为开幕式表演吹箫,身上穿的正是汉服。

纯白带精致暗纹的布料上绣着巍巍高山,与领口云纹遥相呼应。云纹温柔缱绻,如他人一般。你脑子里只想到一句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你咬咬牙,握紧拳头开始冲刺,也许是美色的诱惑太大了,你为了早点看清蓝涣那温柔笑容,竟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十米,五米,越来越近了!你终于迈过了终点。你弯下腰撑着膝盖大口的喘气,蓝涣缓步走近,把你拉起来抱在怀里,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背,让你平息下来。

你把头埋在他肩膀上,闭上眼静静的享受这一刻,心跳慢慢恢复正常。见你喘的不那么厉害了,他松开你把手中的水瓶递了过去,用他那不急不缓,温柔嗓音道:“慢点喝,别呛到了。”

瓶盖贴心的扭开了,你接过水就想仰头一饮而尽,突然怕他觉得你不淑女,正进退两难时,蓝涣关切的问你:“是太烫了吗?我明明试过水温的,看来下来要调冷一点。”

你红着脸连忙摇头,蓝涣静静的看着你,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笑意说:“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喝吧,我不嫌弃。”他宠溺的揉揉了你的头。

你悬着的心落回了原处,不再掩饰大口大口的喝起水来,因为喝的过快水流出来了些,顺着你的下巴就要滴到衣服上,你正想用手抹去,他已经先你一步从袖中拿出纸巾轻柔的帮你擦去水渍。

他笑吟吟的看着你还有些泛红的脸颊,笑容除了一贯的温柔,还多了些其他东西。
我女朋友这么可爱的样子只有我能看。蓝涣心里想

一些梗(?)

突然很想开文……
国庆可能会写追仪/羡澄/薛瑶的一些生活片段吧

薛瑶
成美和瑶妹在月下坐在屋顶上饮酒,然后说了一些自己的往事(断指+滚下金麟台)

七夕一起去买西装+烛光晚餐+电影

病娇成美,梦想是想要亲手杀死瑶妹,然后把他吃下腹永远的在一起

金主瑶×明星洋,洋是练习生,想要C位出道抱上瑶妹大腿,想想,平时一个张牙舞爪的人在你面前异常乖顺,你知道那是表象,实际上他心里藏着一匹恶狼,但你还是喜欢和享受这种温存时刻

(宠溺日常)
起床,成美的小虎牙成功的把瑶妹咬醒了

喝药,成美非要吃糖,吃了糖又开始牙疼嗷嗷叫

做饭,瑶妹做饭的时候成美故意去干扰他,你吃我好不好啊?别闹,小矮子我就是要闹呢,也许会开一趟车

原著向,成美临死前被传送到瑶妹面前

眠鸢,江叔叔在黄泉路上和虞夫人相遇,虞夫人很冷漠,江叔叔无奈一笑把补好的簪子插在了虞夫人头上

追仪
追仪是室友,甜蜜日常

追仪一起出去玩和云深不知处中的日常

写手追×画手仪,仪特别喜欢追的文,每天暗搓搓的想着怎么去勾搭追,每次都会给追的文画画,终于,追注意到仪,和他成为了好友,仪渐渐喜欢上了温柔的思追,追也喜欢上了活泼元气,正义感超强,又有点傻fufu的景仪,仪要和追面基,心情特别激动,各种整理自己,然后发现追是他的同学,两人一起开开心心的逛漫展,中间互相偷瞄对方,想着对方怎么这么好看/可爱,各种吹爆,然后思追终于在某一天向景仪表白啦

一直很好奇如果突然刮风,挨着走的蓝家人抹额不会缠在一起吗?所以想写一个风让追仪的抹额缠绕在一起,还一直解不开,景仪的脸红红的,一直在想思追他会不会怎么样怎么样!而思追也一直在想景仪会不会误会怎么样怎么样!

羡澄是室友,互怼日常?然后一起打游戏什么的

大概是我特别喜欢以对话开头,和用一个词结尾?虽然没写过几篇文,但是梗开头结尾写出来好多都是这个模式……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仪凌·同居

@虹 点的仪凌啦~

※OOC预警
※各种生活小片段
【缝香包】
金凌拿着一包东西在走廊上四处张望着,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确定没有人才“嗖”的一下溜回房间,迅速关上房门。“呼。”他拍了拍自己胸口,让自己平静下来,刚才应该没有人看到吧……要不然我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金凌又深吸一口气,心跳才渐渐从快速变成平稳。
金凌心想:也不知道蓝景仪那家伙会不会喜不喜欢……哼,他敢不喜欢我就打断他的腿!嗯,就是这样!现在,开始!
然而过来半晌,金凌还是在和那一团绣线大眼瞪小眼,他看看绣娘给他的图纸,又看看那五颜六色的线,只觉得头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脑子没病吧?!怎么突然想到做这个了,要不然不做了吧,但金凌转念一想,自己都和她们夸下海口说肯定能绣完的,要是没做到岂不是很没面子,他只好硬着头勉强绣了起来。
金凌一言难尽的看着这个自己绣了大半下午的成品,明明绣的是凤凰,却有一种野鸡既视感,颜色俗气到他自己都看不下去,针脚还歪歪扭扭的像条蚯蚓在爬,总结下来,一个字——丑。
算了算了,我本来就不是女人,为什么绣花一定要好呢,金凌这么安慰着自己,但他内心深处的另一个小人又开始反驳他,“你不是做什么事都要尽善尽美的吗,这一点小困难你就想退缩?”“但我实在不是这块料啊!”金凌在心里默默说道。
算了算了,随缘。金凌把那个丑的惨绝人寰的香包随手一塞放到了枕头底下。
【起床】
“唔……”金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又因为刺目的阳光连忙拿手挡在眼睛前,他从指间的缝隙隐约看到身边有个人,“蓝景仪这家伙还没有起床?”金凌伸手推了一把,果然,是蓝景仪。他顿时怒了,道:“蓝景仪你快点起来!你不是说好了要给我做早餐的吗?怎么现在还在睡,你这个懒猪,再这样下去你迟早要胖到两百斤!”
蓝景仪被金凌推了一下,有些要醒的迹象,但脑子还是有些昏昏的,不过这不要紧,他怼起来人来哪怕做梦都是可以的。蓝景仪下意识回道:“我就是猪也是一头英俊潇洒的猪,而且我要是猪你就是猪的道侣!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你你你!”金凌指着蓝景仪一下子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好哼道:“别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快去做早餐!”
“好啦,你等着。”蓝景仪说罢一把掀起被子,噔噔噔的跑了,金凌猝不及防的被掀了被子,凉气全窜了进来,流经四肢百骸,冻的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更加气了,朝蓝景仪的背影吼道:“蓝景仪你找死!你下床就下床为什么要掀被子!你不知道我也是盖这床被子的吗?!”
“略略略,谁让你说我是猪!”蓝景仪说着还转身扮了一个鬼脸,然后一溜烟的向厨房跑去。
“蓝景仪!!!”
今天,金家仆役门生都听到了金公子震破屋顶的怒吼。
【逛灯市+放河灯】
“诶,阿凌我们出去玩吧?听说今天有个花灯节,我长这么大还没去看过呢!云深不知处不搞这个,有这个的时候又不能下山。街上肯定有好多好多卖冰糖葫芦,桂花糕,莲花酥,云片糕……淮山紫薯糕的!”蓝景仪掰着手指一个一个数到,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不去。”金凌轻哼一声,抱臂偏过头不再看他。
“走啦走啦,大不了我给你买糖吃,你不是最喜欢苏记那家的桂花糕嘛。”蓝景仪拉起金凌的手就想跑。
“蓝景仪你放手!”
“不放不放~快走啦,嘻嘻。”
【私设花灯节的花灯都是要靠猜灯谜赢的,只赠有缘人,每人只能猜一次,错了不能继续猜】
“今天的花灯真的好多啊,不愧是花灯节!”蓝景仪惊叹道,各种精美绝伦的花灯看的他目不暇接。他四处看了看,正好看见不远处有一盏兔子花灯和牡丹花灯并排放着,就手痒痒想去赢回来。他转头对金凌道:“阿凌,我们去猜那两个花灯吧,我要是猜对了那个牡丹的你就把香包送我,如果你猜对了兔子花灯之前你想要的那个木雕我就给你,怎么样?”蓝景仪说完还朝金凌略微抬了抬头,意味不消说明。
“哼,我可不是吃素的,蓝景仪你别太得意!”那个香包简直是金凌的死穴,他果然炸了,怒气冲冲拉着蓝景仪就要去猜灯谜。蓝景仪偏头在金凌看不到的地方眨了一下眼睛,手中悄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阿凌上当了呢,计划通。(大概就是景仪想要阿凌之前帮他缝的香包,大小姐觉得缝的很丑最后没有送出去,但是景仪看到了,千方百计想要大小姐送他,所以来了这么一出。)
“老人家,请问这盏牡丹花灯的灯谜是?”蓝景仪指着花灯问道。
摊主笑呵呵的道:“大乔小乔,打一字。”
蓝景仪微微皱眉,第一个就这么难吗?他眼珠子四处转来转去,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终于,小心翼翼试探道:“娱?”
摊主一拍手掌,“诶!小公子答对了。来,你的花灯。”他拿起牡丹花灯递给蓝景仪。这花灯精致小巧,外层浅黄,内里巧妙的多加了一层雪白,正中烛光一映,好似一朵绽放的金星雪浪。
蓝景仪道:“大小姐,我可是猜对了呢,你可别耍赖!”
“你叫谁大小姐?!”金凌的脸顿时黑了。
“谁应就叫谁!略略略”蓝景仪朝金凌吐了吐舌头。
“你!”眼看就要打起来,摊主连忙把他们拉开,道:“两位小公子听我一句劝,家务事还是回去再处理,在大街上打起来也不好收场不是嘛。”“你!你怎么知道我们……”金凌的脸上染上了一团红晕,他转头狠狠瞪了蓝景仪一眼,回去有你好看!
摊主笑眯眯的看着他道:“我这个老人家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小公子要猜什么花灯吗?”
“这个兔子花灯吧。”金凌指了指原本牡丹花灯位置的旁边。
“那小公子听好了,嫁接,打一成语。”
“嫁接啊……可以往谐音嫁姐那个方面想想,到底是什么呢……”金凌托着下巴冥思苦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来,虽然很不甘心,却只得放弃,这个实在是想不出来……
哼,这个只是例外,我去其他摊位肯定能猜出来的!我就不信了,这东西有这么难!金凌在心里气呼呼的想。
他正想去其他摊位看看有没有兔子花灯,却见蓝景仪一脸兴奋的用力甩了一下手,喊道:“嫁接!对不对?!”
“对啦对啦,小公子蛮厉害的。”摊主把兔子花灯也递了过去。
“没有没有,只是平时挺喜欢猜这些的。”蓝景仪挠了挠头,故作谦逊,语气却带着掩不住的得意。
金凌黑着一张脸就想走,被蓝景仪一把拽了回来,拉着他往河边走去,“嗨呀,别管这么多啦,反正花灯拿到手就是了。我们去放花灯吧。”(这里的花灯就是河灯,我觉得河灯节怪怪的所以改了名字)
“你别不开心呀。”蓝景仪伸手捏了捏金凌脸蛋,啊,好软,好好捏,说着他又捏了一把。
“蓝!景!仪!”
金凌投给他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闹了,呐,你放兔子的我放牡丹的。”蓝景仪把手中的兔子花灯递给他。
“听说这河灯极为灵验,阿凌,许个愿吧。”
蓝景仪转头认真的道。
金凌接过他给的纸笔,一手把纸条围起来,一手磨磨唧唧的写愿望,嗯……许个什么愿望好呢……要金家永远繁荣昌盛?不了不了,这个我以后肯定可以做到,不浪费许愿了。金凌又想了好多个愿望,都被他一一否决,他最后还是红着脸写下了要和景仪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虽然他这人惯会欺负我和我顶嘴,但……还是蛮好的。金凌想着。
他快要写完时却忽然看到纸条上投下一片阴影,抬头一看,果然是蓝景仪!
金凌瞪了蓝景仪一眼,连忙用手把纸条遮的严严实实的,“不许看!”
“嘻嘻,阿凌是不是写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这种话呀。”蓝景仪笑着问。
“才没有!”金凌心虚的大声反驳道。
“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好歹和你生活了这么久,你的小心思怎么会不清楚。”
蓝景仪凑在金凌耳边低声道:“我的……金大小姐?”
元气的少年音刻意压低时,略带沙哑,平添一份诱惑。
说完他迅速在金凌脸上偷了个香。
金凌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似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大胆,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敢亲他!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景仪看着金凌呆滞的表情,突然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金凌这才回过神来,恼羞成怒的喊道:“蓝景仪你找死!”
“不敢了不敢了,金大小姐饶命!哈哈哈哈哈哈。”
“你又说谁大小姐!蓝景仪你等着,我要叫舅舅打断你的腿!!”

透明文手小秘密

真实!写文使我快乐

薛洋老婆:

没错是我了上次一个小可爱给评论高兴死了就是不会表达emmm


墨倚棠: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呜呜呜呜是这样的,有评论我能开心到飞起!!!
今天的我依旧没有填坑(不是)

薛洋老婆:

没错就是这样,没有小红心小蓝手没关系,我只要评论

薛夜雨:

真准啊~

endidosen:

真理!

头号跟踪狂:

是的是的,是这样的

三分颜色:

评论大概是世间的瑰宝了!!

来一碗麦片:

是的是的!!!!请用评论砸死我!!!

衫尽:

评论才是我更文的动力啊!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没错是我,不一定回,但一定会看……

非洲烧酒沐龄毓:

请...请这样对待我...谢谢...

栀蔴:

是这样的

瞳三三_一个深爱着刘小别的过气文手:

完全没毛病!!!一看到评论炸裂到飞起!!!!

蘭浔:

陈大大大大大欢:

是的是的是的!虽然有时候没有回,但真的都有看!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

Shawty.:

是我,我爱评论

百年大揪树✨:

是是是!评论我就是爱我!

努力画画的小羽毛:

是这样

冰冻的小姐鱼:

是这样的…… 

宵旬:

是这样的

薛瑶·学霸校霸有一腿

想尝试一下论坛体,但好像写崩了……/捂脸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什么辣鸡玩意系列√
后面可能会继续更吧……可能
【惊天大料!学生会会长竟和校霸有一腿!】
(1L)高举薛瑶大旗:吃个饭马上回来
(2L)会长家的小可爱:!!
(3L)会长家的小可爱:无图无真相!我家男神才不会喜欢那个辣鸡!
(4L)洋洋最帅:3L你骂谁是辣鸡?!洋洋他那么好,打篮球那么棒,你凭什么说他是辣鸡!
(5L)会长家的小可爱:他配不上我们会长!经常打架学习成绩又差怎么就不辣鸡了!
(6L)莲花坞:容我说句公道话,成绩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薛洋他虽然成绩差但他篮球打的很好啊,还会剑术,打架也是别人惹他比较多……
(7L)降灾:薛洋迷妹不服!你们会长就是个好东西了?表面上看起来和蔼可亲私底下却威胁同学,简直就是衣冠禽兽!
(8L)金麟台:会长才不是那样的人!怼人讲究证据,实锤都没有谁给你的勇气说他?!梁静茹吗
(9L)薛晓真爱:等等,前面的你们别撕了,薛学长难得不是和晓学长一对吗?!
(10L)薛洋今天娶我了吗:薛学长只不过是和晓学长一起玩而已!哪有在一起!你们这些腐女看谁一起玩就是一对?我们薛学长是直的!直的!
(11L)霜华:薛晓的cp楼都盖了几百层了,他们不是一对怎么不澄清?
(12L)莲藕排骨汤:谁说他们没澄清?薛学长明明说过不要再把他和晓学长组cp了,他很苦恼,晓学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许比较话废?)也让宋学长说过了!他们不是cp!
(13L)宋晓赛高:所以说宋学长和晓学长才是真爱!宋学长和他一个班,每天还同进同出的,这么说起来明显比薛晓更有cp感嘛。
(14L)心安处:突然变成cp互撕现场/看戏
(15L)今天洋洋吃糖了吗:所以说楼主什么时候回来?
(16L)高举薛瑶大旗:来了来了,就这么一会功夫你们就撕上了……
(17L)高举薛瑶大旗:事情是这样的,晚自习结束我们班拖了超久的堂,我以为其他班都走完的时候,去打水的时候看到2班竟然还亮着灯!那时候已经很晚了,而且2班看上去也没人,难得是灯忘记关了?我就很奇怪凑过去一看,发现!金学长他站在薛学长背后握着他的手教他写作业!
(18L)骨生花:就这样?我还以为他们去小树林了呢,没劲
(19L)薛瑶最棒:呜呜呜呜薛瑶这是承认了?!!薛瑶女孩喜极而泣,给你们表演原地爆炸疯狂跑圈
(20L)一世敛芳:这也不能代表什么吧,我家男神是个学霸,教学习差的同学完全没毛病啊,无聊
(21L)高举薛瑶大旗:不不不不,他们那个距离!都可以称的上耳鬓厮磨了!从我那个角度看金学长几乎就贴着薛学长身上,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一脚踏入薛瑶大坑,这算正主发糖了吧!
(22L)金星雪浪:我不信我不信!没有实锤说个毛线球啊!
(23L)高举薛瑶大旗:给,你们要的照片,冒着被打死的风险拍的/放图
(24L)薛瑶小甜饼:!!!!疯狂土拨鼠尖叫!!
(25L)景行含光:!!我闻到了基情的味道!

追仪·军训(微羡澄)

※互相撑在对方身上做俯卧撑真的棒
※甜甜甜
※私设追仪是魔道高中新生,每年教官都不一样,四大家族轮流来,今年是云梦江氏,四大家族其实就是豪门,羡澄在一起父母完全不反对,这时候思追有点喜欢景仪,景仪没有发现,他们军训是放学后回家的。
又到了新生入学的时候,军训如期而至。
“思追我跟你说……”蓝景仪微微偏头向身后的蓝思追道。
“景仪你别说话了小心被江教官看到。”蓝思追无奈的小声回他。
“放心,我很谨慎的,教官不会发现的啦。”
蓝景仪略带得意的继续说道。
他万万没有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喂,你们两人说什么呢!上来!”江澄面带厉色的朝他们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蓝景仪身子一僵,立马端正军姿,标准的不能再标准,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在心里一边祈祷一边狂喊:“别这样啊,教官你大人有大量当没看见行不行,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这下要死定了,江澄他那么凶来当教官简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装的那么好,声音也控制的特别小没道理他会发现啊!”
然而上天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只听江澄又说:“蓝思追蓝景仪,说的就是你们两个!快上来!还要我过来请你吗?!
蓝景仪在这个时候还不忘说话,边走边对蓝思追道:“怎么办啊思追?据说江澄他超严的!我们不会要死了吧我不啊!”
蓝思追安抚的笑笑,道:“不会的,没有那么严重,我回去就给你做莲花酥。”
蓝景仪听到“莲花酥”三个字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把烦恼全部抛之脑后,“好的!思追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啊。”实在是蓝思追厨艺太好了,现在会做饭的男生本来就少,做饭好吃的就更加少之又少了,但蓝思追是个例外,他做的菜好吃的惊天动地!蓝景仪原话,特别是姑苏名吃莲花酥,堪称一绝,他平时就特别喜欢吃,但是莲花酥做起来麻烦,所以蓝思追不经常做,现在被罚一顿就能吃到如此美味,蓝景仪怎么看怎么划算。
蓝思追看见蓝景仪这幅模样,笑了笑,这一笑如春风拂面,极尽温柔。“景仪还真是可爱呢。
二人走到台上,正准备按惯例做平板撑,却听魏无羡道:“慢着,我们今天改改惩罚,不做平板撑了,做俯卧撑,你们正好两个人,那就一个人躺下面另一个人撑在他身上做俯卧撑,一百五。”
说完他还露出一个坏笑。江澄嫌弃的看了他一眼,道:“啧,万一他们谁撑不住掉了下来,那可就好玩了,蓝老头非气死不成。蓝家最重礼,你却这么整他家的人,他回头肯定骂死你。”
魏无羡摆摆手,无所谓的道:“嗨(四声),说就说嘛,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人生在世,要是连整人这么点乐趣都要剥夺还有什么意义。”说完他又嘻嘻一笑,接着道:“当然,比起整人,没有晚吟你才是真正没有意义。”魏无羡冲江澄抛了一个媚眼。
“哼,花言巧语。”江澄强装镇定,脸却悄悄的红了,魏无羡看到并没有点破他,乐在心里,晚吟他脸皮薄,逗的过分了反而不美。
蓝景仪听后急了:“什么!这……”
蓝思追淡定的捂住了他的嘴,道:“好。”
便拉着蓝景仪到旁边示意他躺下,蓝景仪回他一个眼神:思追你怎么答应了!我们回去会被先生打死的吧!不死也要抄家规啊啊啊我不想抄啊!家规四千条抄完是个人都得废。
蓝思追看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不会打你的,解释清楚就好,景仪你还是先躺下吧。
蓝景仪还想再回个眼神,江澄却已经不耐烦了,道:“怎么还不开始?还要我教你们吗?!”
蓝景仪只好躺平,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蓝思追将手撑在他头的两侧,腿挤入他双腿之间,面色平静的开始起伏,只有他知道自己内心是多么的惊涛骇浪,离景仪又近了一步呢。
148…149…150!
呼……终于做完了,蓝思追心中一松,正要起来时腿却因为一直绷紧而软了,他一下子跌倒在蓝景仪身上,慌乱中不小心亲到了他的脸颊。“唔!”蓝景仪闷哼出声,“思追你快起来,你好重啊。”(一个小私心,两百斤的思追咩哈哈哈哈哈哈,景仪才不胖呢)蓝思追见蓝景仪并未注意到此事,稍稍放下心来,迅速从蓝景仪身上起来军姿站好。
“诶诶诶,思追你起来干什么,躺着啊,换景仪上。”魏无羡道。
蓝景仪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蓝思追,一咬牙,撑在蓝思追上方开始了俯卧撑。
做到一百零七个时,天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蓝景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庆幸,他已经快撑不住了,思追那里已经记了一次,要是自己再倒一次……想到先生那仿佛能说个一天一夜的训话还有那卷起来可以砸死人的家规,蓝景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这时却听魏无羡道:“别停啊,做完它。”蓝景仪听到这话一下子焉了,天要亡我啊!只好老老实实继续做起了俯卧撑。雨水顺着刘海滴进了他的眼中,迫使他不得不闭上眼睛,正好错过了蓝思追那深邃的目光。
一百三的时候,蓝景仪终于撑不住了,他松了劲,瘫在蓝思追身上,心里想着:反正都是要死的,死前多享受一会也好啊,啊……好累啊,不想动,在思追身上趴会吧,反正思追不会嫌弃我的。
“景仪,你没事吧?”蓝景仪一偏头,撞进蓝思追那带着关切的眼眸,他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有些脱力。”
“你还是回教室吧,在这里淋雨要感冒了,我没事,但你感冒了我还要照顾你,就当为了我,回去吧。”蓝思追无奈道。
“好吧,那思追你拉我起来。”蓝景仪懒洋洋的道。
蓝思追握住他的手,手上发力一把将他拉了起来,随即自己也跟着起来,牵着蓝景仪往教学楼走去。
“呼……终于放学了,我要累瘫了。”蓝景仪张开双手就要向前倒去,蓝思追连忙将他扶稳,笑着道:“景仪,走吧,我给你做莲花酥。”说完向蓝景仪伸出了手。
蓝景仪很自然的将手放了上去,拉起蓝思追就要跑,蓝思追猝不及防的被他拉的一晃,稳定身形后无奈笑笑,道:“景仪你别这么急嘛,我们先去买材料,家里存货正好没了。”
蓝景仪一听还要那么久才能吃到,也没有了急迫的心情,索性牵着蓝思追在小道上慢悠悠的走着。
夕阳照在他们身上,在地面拉长了二人的身影,路边藤萝的阴影打在蓝景仪脸颊,又随着他的前进消失不见,这一切,静谧而美好。

求求各位写手点进来!

共勉

青瓷梅子汤:

半夜看见一堆人讨论,一个业余人士不好插嘴,只能在自己的角落里谈谈,但有些东西真是不吐不快,于是装模作样地说点东西……顺便警示一下自己——


写同人或者rps这种,我一直喜欢,但因为写不好不敢下笔,所以整天嗑太太们的粮 。


以下仅为个人见解,可以在评论区讨论。


第一个,最应该注重的就是人物,同人嘛同人嘛,原著里都是有灵魂的,一个人物吸引你,让你去为他写文一定是有一些特质的,这种东西最宝贵,绝对不能丢呀。
就打个ooc预警意思意思,不是说真的就ooc,应该仔细思考一下怎么写才会摆脱这个标签呀。
还有,不是说写了个“ooc求原谅”就可以什么都不管了啊。
推荐一个笨办法——
山不再仞以及后来的文都是靠着大家的支持写下去的,看到每一个不ooc的评价,我真的觉得这是最高评价了,又欣喜又觉得羞愧,因为我读原著也不是特别仔细,但是凸显人物性格的章节我都截图了,卡文的时候就去翻一翻,帮助挺大的。


第二个,特别喜欢原著向或者剧情流。
我其实是特别特别拒绝在我写完很多剧情之后一堆读者开始喊——啊来顿狠揍吧!之类的。
在我看来拍是可有可无的(也不是,毕竟圈内文),剧情是一定要有的,一定要让拍顺顺当当地写下来……不是说写这么多就为写个拍——拍多好写啊!早几年的时候看贴吧,就一段全是“啪啪啪啪啪啪”五下“啪啪啪啪啪”十下“红了”这他妈写出来能看吗?????


第三个,想说说蹭热度的问题。
恕我直言,现在写镇魂或朱一龙白宇相关的都有蹭热度的嫌疑,当然更多的人是真心喜欢——如果是蹭热度,也要拿出自己符合这个热度的东西来,不是说打上tag收获一堆小红心和僵尸粉就他妈是个太太了,这就是我一直不想听见别人叫我太太的原因,真是折煞了。


我在冷圈待过,以后也一直待,镇魂冷了也可能会继续写……这都是看自己心情啊。


真的要注意自己写文的状态,面对着屏幕爆着手速,写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字,底下评论有人开始夸你,开始吹捧你为太太,开始催你更文……然后就知道这些读者想看什么了,就越来越不去思考应该怎么写了。


还有之前在贴吧盛行的一股风气,我不知道lof这边有没有,因为我还待的不久——多少多少个评我就更文,有多少人到我就更文……确实,评论是作者写作的很大动力,但难道不是因为自己想写才写的吗……然后再结识一群志趣相同的伙伴,这太美好了。


第四个,关于吃粮。
有些特别不符合人物形象的,我虽然不喜欢喷,但我宁愿饿着。
有些作者就是读者给惯的,作者成天问粉丝们……你们觉得下面要怎么样啦,你们想看什么呀,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好,自己应该有一个清晰的走向呀。虽然我经常这样。


第五,关于被喷
喜欢被称赞,也要接受批评呀……先想想对方喷得有没有道理吧,没有的话再去试着反驳。
不要觉得自己写文给读者看就高他们一等,很多有意思的读者会给你最好的建议。
别等读者喷的时候说一句我又没求你看!发出来……难道不是想让别人看见吗???


以上不针对任何人,只针对我自己。
欢迎讨论。

40fo点梗(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我这个辣鸡写手竟然有40fo了……
感谢你们的关注!给你们小fafa(っ╹◡╹)ノ❀
※带梗/划重点
※追仪薛瑶薛忘羡仪凌双杰皆可
※糖,只接受糖
※不开车
会选两篇来写
马上要开学了可能没那么快写完,仪凌双杰虽然一直嚷着要写但是一次也没写过/捂脸,可能会比较渣……(你哪篇不渣?),见谅
已截止